表情符号正在破坏你表达自己的能力

卡通表情包图片大全_卡通表情包可爱图片_卡通表情包/

这是支老师的第37篇原创文章

微信有三大聊天杀手:群消息、长语音消息、图片。 这是一位朋友得出的结论,我深表赞同。

由于业务拓展的需要,他加了很多微信好友,生活节奏从此被打乱。

他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群消息,内容无非是清理好友的教程、早安晚安的心灵鸡汤、投票邀请、各种微商广告,让人防不胜防。反对和烦人。

删除好友显然是唯一的解决办法,但如果对方是重要客户,那他就只能闭着眼睛忍受了。 这群经常骚扰别人的人还有一个共同点:都喜欢发长语音信息。

为此,这位朋友还给我总结了这些人发表长篇演讲的两大规律:一是只要演讲超过60秒,就必然会有三四篇60秒的演讲即将出现; 第二,说话断断续续、不清楚。 真让人伤脑筋。

他还对我感叹:“所以,我只能减少业务往来……经常长篇大论的人,通常只关心自己,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。”

虽然实际情况很复杂,不能一概而论,但我建议发长篇演讲的人请三思,或者学学罗庞如何在60秒内把某件事讲得透彻。

如果前两种情况都能从容应对,那么表情包就彻底打败了我的朋友。

“你可以想象一下,群里有几百甚至上千条消息,几乎全是无用的表情包。我想要找到关键信息,我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用手指去搜索。这需要花费很多时间。”的努力!”

如果遇到一群人互相争斗,用朋友的话来形容,简直就是“疯”。 一旦误入战场,微信就会卡住,无法动弹,立刻撤退。 为此,他还买了一部新手机。

他问我该怎么办,我说忍耐吧。 只有两个选择:退群或者拉黑群。

如今,由于生活节奏快,我们聊天离不开网络上的各种表情符号,思维和表情符号有同质化的趋势。

这是表情符号的发明者万万没有想到的。 1982年,当他敲下微笑的表情符号时,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。

卡通表情包图片大全_卡通表情包可爱图片_卡通表情包/

斯科特·法尔曼教授

以前的线上交流,我们只能依靠单一的文字进行交流,而无法知道表情、动作等交流方式。 它们与屏幕隔离,无法显示。

所以,表情包的出现简直就是聊天必备神器。 简单易懂,省时省力,还能缓解聊天时的尴尬。 满足刚性需求,顺应趋势发展。

表情符号还有隐藏功能。 它作为第三方传达声音,用户无需对自己的言论负责。

我曾经写过一篇介绍巨魔的文章,有读者给我留言:“其实,真正的巨魔只会用表情来咒骂人,但对方认为这是一个笑话,不要有这样的感觉。” 这太酷了。”

听起来很有道理。 像“吃你”、“睡你”等攻击性词语,一旦搭配上张学友的凶恶表情,恶意就会明显减弱。 因为谈话的主题从你变成了表情包,但没有人会关心表情包。

至少从这个方面来说,表情包中蕴含的黑色幽默可以促进社会和谐和人文关系的进步。 这是不可否认的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表情符号开始变了。

前不久,电影《二十二》上映时,一些优秀演员为了追热点话题,将“慰安妇”形象变成表情包,遭到网友强烈批评。

那些自以为很有创意的营销人员,随意将网络热词打在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。 他们看到的都是娱乐,吃的却是嘴里带着人血的馒头。

如果你现在翻看微博,无论是什么类型的新闻,评论区永远都是笑话和表情包。 各种豪华的宽恕套餐,让表情成为一把恶意利刃,距离网络暴力仅一步之遥。

我们来看看现在的综艺或者电视剧。 想要红,就必须制作相关的表情包,让粉丝转发。 否则,传播度和话题性就会降低。

因此,当表情脱离了聊天的本质,就难免会变得娱乐化,甚至向低俗化的方向发展。

毕竟普通的表情符号无法刺激用户的高门槛。 只有新奇、恶作剧的内容才足以养活网友。

有人反驳:“表情包没有错,错的是制作表情包的人。” 这句话有道理。 事实上,我从来不讨厌使用表情符号,但我拒绝让它们被滥用。

至于表情包,不属于阳春白雪的士绅化,也不存在下层人的鄙视链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更喜欢发表情符号而不是文字,他们的语言表达能力在不知不觉中逐渐下降。

正是因为我们太依赖表情包,生活中的所有酸甜苦辣都可以被表情包代替,导致我们的情绪被绑架,变得越来越不会说话。

很多读者在微信上和我讨论写作技巧。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,有一个人在他打出的每一段文字中都添加了一个生动的表情符号,就像这样:

卡通表情包图片大全_卡通表情包可爱图片_卡通表情包/

表达一种孤独无助的状态

她发了那么多表情,看得我眼花缭乱。 想了想,我提醒她,写文章不能发表情包,现在要习惯用文字表达。 她表示,如果不添加表情符号,就无法继续聊天。

我们来看看那些热衷于发送表情符号的人。 也许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:表达词汇不佳。 如果要形容内心的惊喜,除了“我哥厉害”这样的网络热词,就只剩下666和“厉害了”。

即使是网络上这样的热词,也有表情包为网友代言。 我们甚至可以将它们与庞大的表情库进行匹配,而无需输入任何单词。

一个必须认真对待的事实:表情符号确实让世界的交流变得更短、更快,但它正在降低每个人选择词语和句子的能力和耐心。

这种表情式的聊天也渗透到了写作圈。 很多编辑秉持着字数不够来凑表情符号的道理,在文章中插入几十个表情符号,将内容扩充到堪比万字论文的规模。

黄志忠在《七霸说》中说,现在的年轻人手机上有很多表情符号,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。 情况确实如此。 你只需要用手指和屏幕进行表情互动,不需要任何额外的面部表情参与。

当表情包统治互联网,取代我们头脑中的文字组织能力时,那么我们在现实中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可能有人认为表情只是表达自己快乐情绪的一种方式,我的话太煽情了,没必要发到网上。

是的,既然表情符号是网络聊天中不可缺少的调味品,当我真的很难过的时候,我不知道什么样的表情符号可以表达这样的情感。

不是所有的悲伤都可以用言语来解释,但所有的悲伤都可以用言语来安慰。 这是表情包无法给予的魅力。

回望现实,我们发表情包的时候似乎都在照顾彼此的情绪,避免尴尬。 事实上,这只是一种敷衍的态度,让我们自己从严肃的谈话中麻木了。

有时候,你发了一个表情包,对方思维突然崩溃,不知道怎么回复,两人的对话就结束了。 你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出了一长段文字,对方发来了一个表情包,你们两个人就沉默了。

所以,不得不承认,表情包也是​​快速结束话题的好帮手。 不但可以轻松达成“融洽”,也成为敷衍的借口。

普希金有句话说得非常贴切:“含糊有两种:一种是源于思想感情的贫乏,只能用言语来代替;另一种是源于思想感情的贫乏,只能用言语来代替;另一种是源于思想感情的贫乏,只能用言语来代替。” 二是源于语言的贫乏,不足以表达丰富的感情。 ”

当人们过度依赖表情符号并滥用它们时,人们总是期望它能够弥补思想、感情和语言的缺失。 最终,他们两头都顾不上,只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,失去了自己的思维表达。

另外,我特别不明白那些必须要用表情包来维持气氛、避免尴尬的聊天。 这种气氛本身就很不正常。

就像约一个不熟悉的人出去一样,脑子里一定要有很多笑话,才能避免尴尬的时刻; 和真正熟识的老朋友在一起,即使不说话,不开玩笑,也不会感到尴尬。

我曾经问过一位制作表情包的朋友对于表情包泛滥的看法,他开始对我吐苦水。

在网络上,他经常使用各种娱乐式的表情符号,并因此圈了不少网友,被公认为活跃群体氛围的元老。

有一天,他突然觉得很累。 当他查看自己的聊天记录时,发现自己的一些言行举止就像是一个卖力表演的小丑,故意逗人发笑,相当无趣。

“一个靠表情生活的人,内心一定有很多戏,而且是一个善良的人。” 这是他给我的信息。

我加入了一个慈善团体,亲眼目睹了表情符号如何毁掉一场活动。

群主发起了慈善拍卖,并在群里发布了投票链接。 于是,数百人展开了热烈讨论,各种表情充斥屏幕,将链接推高。

不管群主如何通知大家,参与投票的人寥寥无几,赞成票数和反对票数都没有破个位数,有点令人难过。

所有的社会群体都是这样吗? 不,有一个有趣的现象。 入群门槛越低,被表情淹没的几率就越大。

面对复杂的社会关系,每个人都努力维持和谐的社交关系,表情包也成为变相的社交润滑剂。

我没有拒绝使用任何表情符号。 相反,一些制作精美的卡通表情为聊天文字增色不少,但我也克制住了避免滥用的原则。

对我来说,认真写作不仅是对自己的一种态度,也是对他人的一种责任。 有时候,经过深思熟虑的言语比含糊不清、零散的表达更好。

当我慢慢去掉表情符号,只专注于书面表达时,我发现和我聊天的人也逐渐减少了表情符号的使用,双方的沟通变得更加顺畅和高效。

事实上,问题不在于表情符号,也不在于纯粹的文字。 会说话的人不会一直发布各种表情符号、重复网络俚语和某些表情包。 毕竟,没有人愿意进行尴尬的谈话。

“所以最好的文学就是在语言的精确性中创造出语言的模糊性。”